【编者按】5月28日,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逝世,享年95岁。克日汹涌新闻·私人历史特邀一组追忆文章,以念斯人。

低回的哀乐、无数的白花和菊花、长长的致哀人群、从四周八方搜集而来的他所喜欢的学生……他——一位谦称为“桂子山之子”的老人,我最敬爱的师长章开沅先生最终照样走了。

章开沅先生(1926-2021)

记得5月23日,我陪同从贵州远道而来的冯祖贻先生配偶去探望他,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同伙,已卧床不起的老人异常喜悦,临别前,还专程竖起双指向我们比划了一个代表胜利的手势。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

往事如烟。我同恩师四十多年的来往和师生友谊逐一浮现在眼前。这些往事着实太多、太多,我只能说,每逢人生的大枢纽处,开沅师都是我的主心骨、引路人。人们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话一点不假,对于我,开沅师就是慈父般的存在。至少,在心底我一直就是这么以为的。

马敏教授与章开沅先生,师生其乐陶陶。

大学时代,我下刻意要以治中国近代史为终身志业,实则始于开沅师的一堂课。那时,开沅师正忙于煌煌巨著三卷本《辛亥革命史》的撰写,没有系统给七七级学生开课,仅只是连系他刚刚接触到的苏州商会档案,给我们讲了商会研究、社会群体研究与辛亥革命研究的关系。就是那堂课,开沅师的堂堂相貌、嘹亮嗓音、睿智思辨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纷歧般的先生,暗自下定刻意,一定要师从开沅先生治中国近代史。

1981年,很幸运地考上开沅师的硕士研究生后,又正是他命我和朱英随同刘望龄先生前往苏州市档案馆,介入整理苏州商会档案。沉潜于浩若烟海的商会档案,不仅给了我从第一手资料出发治史的严酷训练,而且使我的史学头脑一最先就是确立在实证史学的基础上,通过商会和绅商研究,走上了一条史学研究的正道。往后,在博士生阶段研究中国资产阶级的宏观结构,继之研究教会大学、展览会史,无一不是在他的点拨下最终做出的决议。

治学与做人密不能分。开沅师对我的影响,绝不仅限于学术,而是整体性的人生。我记得很清晰,当初我和朱英考上他的硕士生后,他亲手给我们誊写了楚图南先生给戴震纪念馆的题词:“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而且手抄了明代钱福的《明日歌》赠予我们,要我们一定抓紧时间,耐劳学习,万万别蹉跎了大好青春年华。

1990年8月至1992年头,我和开沅师同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访学,旦夕相处,有了更多接触和讨教的时机。我清晰地记得,在耶鲁大学神学院图书馆,当查阅他金陵大学时代的先生贝德士档案时,开沅师突然发现档案中有一大批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他马上兴奋无比,马上叫我已往旁观,说这是一个大发现,为南京大屠杀觅得了铁证。这成为先生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起点。还记得,在昔时那种特定的气氛下,竣事在耶鲁的访学后,我准备准时回国,开沅师知道我的想法后异常赞许,他激励我说,对学文科的人,根子就应扎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才气真正着花效果。从厥后我小我私人的生长看,他说得太对了。

1999年,学校准备让我出任副校长,出于对学术生涯的执着,我心里异常纠结,前往征求先生意见时,他又激励我:学术的小我应融入学校事业的大我,小我私人少做一点学问,少写几本书,没多大关系,把学校建设好,给人人缔造更好的教书育人环境,多出一些人才,是完全值得的。正是他的这番浅白而又不乏深刻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往后走上学校治理岗位,全身心奉献给华师,从副校长而校长、书记,一干就是整整18年。现在回过头来看,听他老人家的话又对了,学校的生长反过来又促进了我们研究所甚至我小我私人的生长。所谓“水涨船高”,有人人才有小家,有整体才有小我私人。这是先生一向的信心与为人之道。

多年来,我也不乏时机脱离华师,到其他综合实力更强的学校任教,但心里始终不为所动,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泉源于开沅先生。我始终以为,是开沅师培育了我,他在哪儿,我就应在哪儿,他能扎根桂子山一辈子,我又何尝不能扎根桂子山一辈子呢?对学科生长而言,“人”才是最主要的,志同志合的团队才是最基本的。我们研究所的生长,甚至整个学校的生长,都离不开章开沅先生这样的大师级人物。先生不仅是我们历史学科生长的旌旗,也是桂子山的精神象征,犹如一些同砚说的,章先生是桂子山上一颗最亮的星、一棵最大的树。

,

Allbet代理

欢迎进入Allbet代理(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马敏教授陪同章开沅先生考察大理。抗战时代,华中师范大学曾迁至云南大理喜洲八年。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作为一个95岁的老人,章开沅先生为何能获得这么多熟悉与不熟悉的人,校内与校外的人,从西席到学生,从教育界到社会各界普遍的热爱与尊崇?实在,谜底就在于他那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人格与精神的魅力。这种魅力是有形的又是无形的,是具象的又是抽象的。开沅师能够影响到这么多人,能够受到人人发自心里的热爱与尊崇,要害就在他正是 *** 总书记多次讲过的那种“大先生”,他所体现的也正是这个时代的“大先生”精神。“大先生”不仅只是教授书籍知识的教书匠,而是更着力于塑造学生品质、品行和品味的大师、巨匠。

在我看来,体现着“大先生”精神的“章开沅精神”,其组成包罗风骨、睿智、活力、爱心、低调诸种要素和品质,是诸多优异品质的总和。

风骨。先生去世后,在众多挽联中,我小我私人最看重的有两幅学生所作的挽联,一副为:“眼前高山,棱棱风骨人仰止;死后江水,一轮明月是我师”;另一幅是“山高水长,一世风骨真君子;东风细腻,百年文章好先生”。这两副挽联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风骨”,这可能正是学生们对先生为人与精神的最直观的感受吧。先生生平最喜欢的名言即是“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他不仅抄给我们切记,而且身体力行地执行。在我的明白,这两句话的寄义,一是要求我们在做人上,要有自力的人格,始终襟怀坦荡,一身正气,不媚时趋俗,不急功争利,一心只修业术的“真经”;二是要求我们在治学上,要有自己自力的思索和自力的追求,展现出怪异的个性。既能“铁肩担道义”,又能“能手著文章”。

睿智。王元化先生有一句名言,要重修“有头脑的学问和有学问的头脑”。开沅师能超出于凡人的,恰在于他不仅仅是一位历史学家,而且是一位头脑家,或者说,一位历史头脑家。读他的论著和文章,经常感受有一种头脑的穿透力,有一种哲人的睿智,其看规则往往高屋建瓴、一针见血,直抵历史的深处和本质,令人线人一新,茅塞顿开。开沅师的治史气概,是实证与理论相连系,既有微观的史实考证,也有宏观的理论思索,又尤以后者见长。我曾不止一次听他提到,凡治史之人,一定要读点哲学,要有“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通识”以及“自己的头脑”,否则极易流于支离破碎、饾饤之学。

活力。只管开沅师走过了漫长的95年人生,从心理上讲早已进入了暮年期,但我们却从来感受不到他的“老”,他喜欢戏称自己为“20后”,他的一本小品文选集即命名为《20后寄语90后》。事实上,从青年到中年再到暮年,岂论在人生的哪一个阶段,岂论是作为学者照样校长,先生的一生都充满了四射的活力,一辈子都锲而不舍地与时俱进,力主创新。学术上,他从不守旧,从不守成,不停开拓新的领域,不停实现自我逾越。从辛亥革命史研究到张謇研究,再到现代化史研究和教会大学史研究,每一次研究领域的转换,无不显示出开沅师过人的学术眼光和惊人的洞察力,开拓出一片又一片广漠的学术天地。治校上,他不停推动学校改造创新,在开放中营生长。他不仅是一个学问家,也是一个优异的教育家和社会流动家,为了学术和学校的生长,从海内到外洋,一直不知疲倦地奔忙,广交天下同伙,直到走不动为止。如他所说,“只要没有倒下,小睡片晌,恢复体力再上场。”据华师摄影组统计,仅从2001至2011年之间,年届耄耋的开沅先生,加入各种社会流动竟高达100多次!

《20后寄语90后——章开沅小品文选集》,华中师范大学出书社2013年出书

爱心。开沅师也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教育的本质就是爱,好西席要做到以“爱满天下为己任”。他能获得这么多人的热爱,首先在于他自己就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一个至纯至性的人。学生们都爱称他为“阳光老人”,他走到那里,就把阳光和爱带到那里,让人有如沐东风之感。他爱教工,刘武先生走了,他专程撰文《明辨荣辱,热爱华师——为刘武先生壮行》;为眷念园林工人姚水印先生傅,他专门撰文《林木深处觅绿魂》,深情地回忆他同这位华师通俗员工的来往。他爱学生,学生始终是他最为体贴的工具,他曾说,“我喜欢西席这个职业,我喜欢学生,学生也喜欢我,这就是最大的幸福。”教育是开沅师生命的寄托,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是他最主要的人生追求。开沅师的爱,是一种发自心里,出自本能的大爱与泛爱,他爱自然界的一草一木,爱人世间一切真善美的事物,爱这个星球上所有的人类,是一种超脱于俗谛的大关切、大醒悟、大智慧。惟其云云,我们才气真正领会他心里深处不停涌流的大爱之心。

低调。开沅师又是一介儒雅之士。他为人谦逊低调,从来不事张扬,最憎恶浮华和虚饰。在华师优美的校园里,已往常可见到一位肩挎着包,衣着质朴,步履稳健的老人,遇到熟人便夷易近人地址头外交几句,这位再通俗不外的老人,即是赫赫著名的章开沅先生、受人尊重的老校长。开沅师的低调,既出自于本能,又来自于耐久的修养,有一种自然去雕饰的人性之美。对功名利禄,他向来看得很淡,他一生得奖无数,但最重视的奖项,是武汉市民评出的首届“武汉市模范市民”(俗称“武汉好人”)。他最喜欢告诉别人的身份,是他老家湖州荻港授予他的“声誉村民”。他育人无数,但从来不敢自称人梯,以为自己还缺乏高度,只愿为青年做一块铺路石,“把你们前进蹊径上的崎岖铺平一些”。他最浏览的名句,是“金奖银奖,不如老国民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老国民的口碑”。他经常引用的诗句之一,是龚自珍《己亥杂诗》中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力倡做人一定要永葆一颗赤子之心,做到“时时扫除心灵上的世俗浮尘,以赤子之心律己,以赤子之心待人。”他以为,“真正的学者与真正的科学家、艺术家一样,都具有逾越世俗的单纯与虔敬”,而单纯与虔敬的深度,就是一个学者所能到达的境界的高度。带头辞去资深教授后,他谓:“声誉可以终身,待遇可以退休。”奉献与低调是章开沅词典中的最常见词,是章开沅精神最基本的底色。

就我所知,开沅师生平最喜两首诗。一首是苏东坡的《和子由渑池怀旧》,诗云:“人生四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有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器械。”这首诗既是他一生奔忙,追求真知的写照,也使他悟出人生如岁月似箭,“生涯的踪迹也无非犹如飞鸿在雪泥上有时留下的若干爪印而已”,时光紧迫,要害要做好当下。因之,他的老照片集就命名为《鸿爪印雪》。另一首诗则是清代张维屏的《黄鹤楼》:“沧桑易使乾坤老,风月难消千古愁。唯有多情是春草,年年新绿满芳洲。”开沅师生前经常缮写这首诗送人,据我料想,他之以是喜欢这首诗,一是该诗具有优美的意境、深邃的历史感;再就是这首诗或许经常勾起他对江南田园无比的眷念吧:

湖州荻港老家那随风摇曳的芦苇,儿时芜湖清弋江畔那一望无际的野外,每逢春季,金黄的油菜花和绿色的垂柳相映成趣……

行笔至此,我突然融会了开沅师生前为何云云喜欢听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中的第二乐章《恋田园》,他这一生,如飞鸿般游走于祖国和天下各地,四处留下或长或短的印迹,但他念之系之的仍是他最熟悉、最亲热的田园和家人。那里才隐藏着解读他生平行事的基因密码。

先师已驾鹤西去,但他对田园的影象依旧,我们浓浓的眷念依旧。呜呼!天人永隔,愿吾师在天之灵安息!

FiLecoin官网

FiLecoin官网(www.ipfs8.vip)是FiLecoin致力服务于使用FiLecoin存储和检索数据的官方权威平台。IPFS官网实时更新FiLecoin(FIL)行情、当前FiLecoin(FIL)矿池、FiLecoin(FIL)收益数据、各类FiLecoin(FIL)矿机出售信息。并开放FiLecoin(FIL)交易所、IPFS云矿机、IPFS矿机出售、租用、招商等业务。

环球UG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新2网址(www.22223388.com):飞鸿雪泥忆吾师——兼谈“章开沅精神”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电银付app安装教程(dianyinzhifu.com):该来的照样来了,蚂蚁正式宣布下架产物,京东、腾讯也纷纷跟进
1 条回复
  1. usdt钱包官方下载(www.usdt8.vip)
    usdt钱包官方下载(www.usdt8.vip)
    (2021-11-21 00:03:42) 1#

    记者刘彦池/综合报导反复看不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